A-A+

什么,用电不要钱,电厂还要倒贴?

2016年04月14日 电力能源 什么,用电不要钱,电厂还要倒贴?已关闭评论

在风能、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新能源电力几乎一直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传统电厂为了争夺入网发电权,避免关停机组,纷纷下调电价,甚至将上网电价下调为负值。美国媒体曾一度惊呼“什么,用电不要钱,电厂还要倒贴?”。同样的新能源供大于求现象也出现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只是普通百姓并没有在供大于求的市场上占到什么便宜,中国媒体在惊呼“多省大风车摆着不发电,直接经济损失超百亿元”的同时,商业电价依然坚挺,“负电价”在中国依然被认为是个大笑话。

几年前,美国人民还很难想象到风能、太阳能会有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这对于降低碳排放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以卖电为生的传统电厂来说,境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等风能、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地区,上网电价跌至负值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了。电力作为一种即发即用的能源,目前无法做到大规模储存,因此电力的生产与消费必须是实时平衡的。以燃煤电厂、核电厂等为代表的传统电厂,机组启停成本巨大,因此在风能、太阳能发电达到峰值,电能总体过剩时,传统电厂宁肯降低电价也不愿关停机组。在新能源的冲击下,传统电厂的上网电价已经多次跌至负值。彭博社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的一年中,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南加州上网电价为负的情况累计出现了十几天,且有越来越频繁的趋势。州调度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去年11月和今年3月,在德克萨斯的一个主要电力交易中心,上网电价跌破零点的总时长达到了50小时。”

科学家表示:解决负价电力的首选方案是建造更多的输电线路,将电力输送到需求较高的地区。据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统计,德国目前出口到周边国家的年能源总量达20亿欧元。然而,建造新的长距离的高压输电线路十分昂贵:为了将西德克萨斯州平原上的风电传输到达拉斯和休斯敦,德克萨斯州已经花费了7亿美元。

此外,也有专家提出了发展新能源的理想方案,即将可再生能源丰富地区的电力储存、传输到能源紧缺的沿海城市,最终迫使化石燃料电厂减产,甚至关闭。然而,当前的电能储存能力还远远不能满足这一要求。而且传统电厂也不会坐以待毙。据《达拉斯晨报》报道,“在德克萨斯州,虽然有越来越多的可再生能源投产,但电力公司要求决策者必须鼓励传统电厂继续运作。”很显然,这里面既有安全上的、技术上的考虑,更有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和再平衡,发展新能源、解决负电价绝不只是技术上的问题。无论如何破解新能源发展困局,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美国的普通百姓在供大于求的新能源电力市场上感受到实惠了。

相同的新能源发展困局也出现在中国。在我国北方,尤其是西北的很多地方,风力资源十分丰富。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背景下,很多省份上马了大量的风电项目。但大部分风电设备在建成之后几乎处于停用状态,准确地说是发完电当地用不完,也送不出去。甘肃、内蒙古、新疆、吉林的风电限电率分别达到了39%、18%、32%、32%。根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弃风限电对国家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超过了160亿元。

当年为了上马清洁能源项目,各地不惜花费重金,但建好之后却要限制发电。究其原因,各方说法不一,但基本的事实比较明确:风电项目所在省份单靠自己无法消化全部的发电量,但外送出去又存在困难,既有承接省份不愿意接收的问题,也有输电基础设施短缺的问题。例如,2014年,甘肃全省用电规模是1300多万千瓦,但是新能源装机已经超过了17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容量远远超过了用电规模。不仅是甘肃,其他一些限电的省份也大多如此。

既然本地用不了,为何不外送?国家电网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所长李琼慧表示,电网项目没有和发电项目同步规划,这是导致弃风限电严重、大量清洁能源送不出去的主要原因。根据她的说法,问题主要出在规划和审批上。但负责规划和审批的能源局则持不同看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称,电网公司和能源局在认识上存在差距,国家电网显然希望加大电力联网,这虽然有道理但不能一蹴而就,从能源管理来讲,就地消纳是最好的。史立山还明确表示,甘肃现在所有风电项目在建之时,都是希望在甘肃和西北地区消化吸收。风电的发展利用,首先必须要立足于当地。

尽管电网公司和能源局的说法不一,但风电过剩是不争的事实。除了规划的问题之外,还有市场的问题。比如,甘肃酒泉的风电项目投资上千亿,属于国家级重点项目,但现在也陷入了限电的尴尬境地。酒泉市能源局的吴生学局长认为,全国用电市场竞争激烈,风电产能发挥不出来的根本原因在于传统能源项目没有退下来。言下之意也就是说火电仍在抢市场。比如说,甘肃风电想要输送的目的地湖北、江西等省份,火电厂核准项目近年来屡创新高。

为什么不用清洁的风电而要用火电呢?湖北省发改委电力处副处长徐旸表示,因为湖北缺煤少油乏电,为此在之前就策划了煤运大通道—蒙华铁路,为了发挥蒙华铁路的运力,就规划了一些火电项目。而选择煤炭发电,不仅可以在当地建设电厂拉动经济就业,而且这几年,煤炭价格一路下滑。从经济上讲,煤炭发电也有很强的可行性。在湖南省,又有别的问题。湖南省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主任李湘旗称,如果本省水力发电资源充沛,就不会使用风电。无论是风电还是水电,都有季节性的因素,一些地方肯定是先确保自己省内的机组发电。这也对外省输入的风电起到了挤压作用。

在破解新能源大规模消纳的问题上,中美两国的科学家都给出了相同的方案:能源外送、异地消纳。但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远距离输送电技术还有一些经济、技术上的风险,目前学术界还未就此问题达成一致的观点。江西省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王峰就称,长距离送电对受端电网有很大的危险,如果电量突然消失,那么整个电网就失去支撑,这样会造成大面积停电。湖北省发改委电力处副处长徐旸也认为,对于是采取远距离输电还是分布式就地消纳,专家有不同看法。实际上,新能源虽然清洁,但却有弱点,即受季节影响比较大,存在发电高峰和低谷的情况,必须有配套的传统发电项目来弥补发电低谷所带来的电力缺口。而远距离输送电力资源就存在一定的变数,其风险显然要比就地吸纳高。这也正是一些受电省份有所迟疑的原因。

由此可见:破解新能源发展困局,除了技术上的问题以外,更多的核心原因还是利益分配问题。每个省有自己的利益,有它的税收增长和就业问题。在这场供大于求的新能源爆发运动中,美国百姓在用电过程感受到了“供大于求”,而中国的普通百姓则对美国的“负电价”纷纷表示“呵呵”。

要想破除“相同的新能源发展困局,不同的利益分配结局”,也许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落实电力体制改革要求的具体行动,促进电力市场公平交易,形成有效的市场竞争机制,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实现电力资源优化配置,推动电力和能源行业可持续发展。“不花钱就能用上电”也许很快就会变成现实。

注:其他公众号转载本文请关注NE电气查看转载须知,按说明进行转载,否则别怪小编追究侵权责任哦!

评论已关闭!